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瑞鹤逸韵

 
 
 

日志

 
 

趣谈打油诗  

2013-08-24 22:1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趣谈打油诗

     唐朝中叶,格律诗发展到鼎盛时期,许多文人善律能诗。有个叫张打油的,写诗偏偏不讲格律,语言也欠高雅,自成一体。如他的《咏雪》诗这样写道:“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他的诗,当时就有人爱读,有的一直流传到现在。足见其具有一定生命力,因为他叫张打油,后人将此类诗称为打油诗。

     明代有个陆诗伯,他的咏雪诗与张打油的风格很一样:“ 大雪洋洋下,柴米都涨价。板凳当柴烧,吓得床儿怕。”

    打油诗一般界定标准是“俚俗的语言,幽默诙谐风趣的笔调,调侃戏謔的文风”。始初多无积极社会意义。所以,流传于世的力作并不多。到了鲁迅,便利用这种文风,注入积极的社会意义,成了“鞭挞丑恶、抨击弊端、评论时政、针砭社会痼疾、揭露丑恶、清除旧弊”的匕首、投抢。如声讨北洋军阀段祺瑞政府及其帮闲文人对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学生的恶毒迫害,写了《替豆萁伸冤》:“煮豆燃豆萁,萁在釜下泣:我烬你熟了,正好办教席。”又如正当蒋介石和一些军阀、政客之间矛盾冲突达到白炽化程度,恨不能一口将对方吞下去之际,写了《南京民谣》:“大家去谒灵,强盗装正经。静默十分钟,各自想拳经。” 借拜谒孙中山先生灵柩,强装“静默”,各方心中想的却是,如何大打出手,使出“拳经”“绝活 ”,置对方于死地。以此进行辛辣讽刺。

   不能简单认为,凡不合格律的都是打油诗。打油诗也是诗,也应当有诗意,有形象,有诗趣,有韵味。因为对格律要求不严,创作起来可能相对容易一些。只要写好,照样能抒发一定感情,发挥良好社会功能。
         我就爱读、并模仿写过一些打油诗。在职时,一次带领大队(即现在的村)支书、大队长检查秋田管理,发现一块草荒。时值盛夏,同志们骑自行车跑遍全镇,又热又累,找个树荫凉总结几句算了,不忍心批评大家。就溜了个打油诗《草荒吟》:“远看黑乌乌,近看一迷糊,扒开草来看,下边是晚榖。”逗得全场大笑,使大家忘记了疲劳和炎热。散会回去后,支书就严历批评了那块地的生产队长,很快消灭了草荒。几十年过去了,许多农村老朋友见面,还会背这首打油诗。前些年,官场浮夸风盛行,在一次汇报会上,领导讲话动员,带有明显强制、诱导虚报的倾向,下边汇报也相当狂热。实在是上有好者,下必甚之。会下我诌了个打油诗《吹牛》:“从来牛会走,今见老牛飞,天上神招手,下边使劲吹。”不久,这首诗就在干部中传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