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瑞鹤逸韵

 
 
 

日志

 
 

创新是时代对诗词艺术的呼唤  

2011-08-08 23:0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新是时代对诗词艺术的呼唤

                              河南诗词艺术研讨会发言

中华诗词是一种古老艺术,只有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才能更好反映时代精神,充分发挥社会功能,本身也才能发展繁荣。

其一,声韵革新。在技术层面,大力推行新声韵。平水韵对诗词的发展,作出过重大贡献。但它是一千年前的产物,放在现代语言大环境中,弊端显而易见。一是许多字音,韵身相同,却另立了韵部,韵部繁多,每部汉字相对减少,不便诗人选韵。二是不少字音,最明显的如上平十三元韵部中的翻(fan)婚(hun),韵身不同,并非同韵,却归在一个韵部。旧声中的入声字,六百年前开始,就已经不规范了。连许多写旧声诗的吟友本人,也未必都能读出准确入声调值。教师、广播员更不可能读成入声。合理组合平仄和用韵,是为了增强诗的音乐美。音乐美必须读出声音才能体现出来,看是看不出音乐美的。既然随着时代发展,有些字读音变了,就应该以实际读音为准。如果死搬韵书,不顾实际读音,有时会韵与愿违。一些老诗人,诗词造诣深,用惯了旧声韵,不让用旧声韵写诗,于诗词发展不利。“双规并行”是正确的。但必须“知古倡今”,大力推广新声韵。让旧声韵代代相传何时了?普通话被确定为语言文字法的规范语言,决不能为了写诗复六百年前之古而背离法律。中华诗词学会早已公布了中华新韵,诗词声韵逐步向普通话方向统一,不管创作实践中阻力多大,在理论上却是个不容再争论的话题。我社诗友,已经全改用了新声韵。

其二,诗艺倡新。要有新内容、新意境、新感情,新志向,写出新趣味,反映新面貌。时代不同了,社会面貌及人的情操也在变化。如“古道西风廋马”、“凄凄惨惨凄凄”,其意境和感情的社会基础,几乎已不存在。即是像“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样的名句,用来反映今天农民耕作,也未必恰当。一女吟友,丈夫在新疆工作,仲秋月夜独吟道:“千里共明月,一心系雪莲,呼云飞且缓,载我去天山”。她忘情地呼唤彩云载她去天山,情真感人,但并无眼泪。要写成“孤身望明月,两眼泪涟涟”诗友会笑她做作,不真实。一吟友描写农民耕作,“晨起锄苗菽,晚凉插稻秧”。一些老诗友用“诗坛互勉多努力,只作路石休作星”“不作栋材,甘作梯材”的诗句鼓励青年吟友攀登诗词艺术高峰。去年,我们举办《全国“新农村杯”诗词大赛》,荣获一等奖的山东吟友写道:“小脚婆婆频拭泪,啥时想过住楼房”?这眼泪是喜极、激动之泪,真实反映了农村变化和农民对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向往之情。格调高低,不在有泪无泪,而在是否真实。诗人应该替老百姓说出想说而不会说,不敢说的话。别人选用过的角度,写过的诗句,最好少用。刘迅甫会长在“冤者归来”一诗中写道“尧天有法似无闻。”闫震会长在舟曲悼念日后发出“遭劫群黎倾泪雨,红羊谁与问前因”的质疑。我在诘刘邦一词中责问刘邦“子孙照样嗜民血,何必当初伐暴秦?”这些诗句,诗友读了感到耳目一新,老百姓爱听。

其三,语言求新。中华诗词属文言诗,但现代人写诗,毕竟是让现代人读的。随着社会发展,充满时代气息的语言不断涌现,读者容易理解,最能反映时代面貌。现代格律诗应提倡采用现代词语,并使其与传统语言融为一体。毛主席《清平乐·六盘山》,初发表时有“旄头漫卷西风”一句,后改为“红旗漫卷西风”,“红旗”不但人人理解,且更具有时代特色,读了亲切,令人鼓舞。词语的新与旧,并无截然界限,很多词语,延用了几千年,仍具有相当活力。有些词语,相对陈旧。不可为追求古雅,故意选用古辟之词。有的四行诗,注解十几行,连大学生、高中生都读不懂。这就很难感染读者,必将影响诗词社会功能的充分发挥。中国常用汉字不过几千个,创新贵在诗人巧妙组合。语法修词重习惯,有时可以突破。王安石把形容词绿兼作动词用,写出了千古绝唱。另如“再创辉煌”这个短语,动词后边的宾语,一般应为名词,但现在想“辉煌”要比“辉煌业绩”内含丰富的多。耳朵只会听,有个诗友拜访老师,却写道“两耳寻诗韵”,审稿时一眼就盯上了这个寻字,她把被动的听变为主动的寻,更加生动形像。有些大众语言也可入律,李刚太会长在一首自由曲中反映强拆写道“到期不搬挨门儿砸。”就非常逼真。

其四,诗体创新。格律诗词确实美,堪称国宝。但也有束缚思想的一面。马凯“求正容变”的观点诗友普遍赞同,王国钦会长倡导度词新词,受到欢迎。我不懂此道,但拥护这种创新精神。还写了“为新词欢呼”的文章发在“大河之南”网上,支持吟友学新词。读了王老师和固始的新词,认为它既保留了诗词的优美格律,不失高雅,又没有定句、定字等约束,是在古词基础上从形式到语言、声韵等全方位的创新。其中不乏我们认为的精品惊句。如“藉东风好雨,已润滋蓬勃经济林。领梅兰竹菊,要给力中原文化群。”对《中州诗词》近几期选登新词、度词、自撰曲感到欣慰。目前我国正处在改革大潮中,时代在飞速前进,新事物涌现是不可阻挡的。至于其有无强大生命力,应该让历史去检验。不创新反而不正常。

其五、服务理念更新。这是个诗词本身以外的话题。诗词和书法一样,作为文人进身的功能基本消失。它是一种艺术。艺术来自社会,还必须回归社会,服务社会,接受检验。。不能光在艺人圈里转。但目前媒体很少登格律诗,直接服务,有难度。万般困惑中,认真学习了李学斌会长在五届一次常务理事会上的讲话,他说:“要解决桥和船的问题,要有载体或与其它产业相结合,比如歌舞、戏剧、影视、吟唱以及各类文化产品生产等。”这使我们茅塞顿开。只有解决好桥和船的问题,才能更好使诗词艺术,回归社会。诗社立即增设了书画部、朗诵歌咏部、城乡文化服务部,通过诗书笔会、朗诵会、诗谜晚会、演唱会、农村板报、义写春联、刻碑勒石、贺婚诗联等桥梁,畅行无阻地把诗联艺术送到了企业、农村、社区、军营、景点及寻常百姓家。受到党政领导及广大群众赞扬、支持。在借助这些桥和船服务社会时,记取了58年诗词大跃进把艺术庸俗化的教训,严守和发扬了诗词应具备的基本艺术规范,只是服务理念更新。

   中华传统诗词本身就是一门古老艺术,队伍中守旧思想严重,与当代社会存在一定距离,持续繁荣道路是坎坷的。创新刻不容缓,这是时代对诗词的呼唤!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