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瑞鹤逸韵

 
 
 

日志

 
 

趣谈打油诗  

2008-04-17 19:16: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趣谈《打油诗》 

                                                               原创/ 杂谈/瑞鹤

唐朝中叶,格律诗发展到鼎盛时期,许多文人能诗。有个人叫张打油,写诗偏偏不讲格律,语言也欠文雅,自成一体。如他的“咏雪”诗这样写道:“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他的诗,当时就有不少人爱读,有的一直流传到现在,足见其生命力之强。因为他叫张打油,故,后人将这种诗体称为“打油诗”。

不能简单认为,不合格律都算打油诗,打油诗也是诗,应当有诗意,有风趣,有韵味,语言通俗形像。特别是带点讽刺戏谑性质的内容,颇适合用这类诗体。鲁迅就写过不少成功的打油诗。打油诗不讲格律,创作相对比较容易。只要写的好,一样能抒发感情,发挥良好的社会功能。

我也爱读并学写过打油诗。在职时,一次领大队(即现在的村)支书、大队长检查生产,发现一块草荒,时值暑夏,大家又热又累,不忍心批评同志,总结时,我溜了个打油诗:“远看黑乌乌,近看一弥糊。扒开草来看,下边是晚穀。”逗得哄堂大笑。回去后支书就严厉批评了那个生产队。几十年过去了,不少老朋友见到我,还能背这首诗。前些年,官场浮夸风严重,在一次工作汇报会上,我即兴大胆吟了一首打油诗:“自古牛会走,今见牛会飞。惊问因何故?原是官在吹。”不久,这首诗就在许多干部中传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